兼职闹伴娘一次500元 搂搂抱抱再脱衣淫秽不堪-新闻中心-南海网戚薇可依

兼职闹伴娘一次500元 搂搂抱抱再脱衣淫秽不堪-新闻中心-南海网戚薇可依

兼职闹伴娘一次500元 搂搂抱抱再脱衣淫秽不堪-新闻中心-南海网戚薇可依

宫朋起发表于 兼职招聘|正规网上兼职赚钱|网络兼职招聘信息-兼职网
闹伴娘一次500元:近年来,“闹伴娘”成为一个颇受关注的社会话题。随着日前女艺人柳岩当伴娘“被闹”的事件持续发酵,这一话题也再度回到公众视线焦点。记者通过连日采访发现,这种由“闹洞房”之俗产生的变体,打着“喜庆”、“热闹”的幌子,让伴娘的危险系数越来越高,从最初的点烟、给来宾喂食水果,到搂搂抱抱的肢体接触,甚至有伴娘被脱衣受辱,以致好好的一场婚礼成了闹剧。因此, 在某些地区,“伴娘”堂而皇之成为一种兼职,一条生意链也在悄然兴起。 近日,演员包贝尔婚礼举行,柳岩(左二)为伴娘之一。在这次婚礼上,柳岩也遭遇了“闹伴娘”,险被扔下水。 对“闹伴娘”一事,家住河北衡水的刘菲最直观的感受,是来自于自己的婚礼,那是在2016年初的时候。婚礼当天,刘菲心情并不是特别好,可能是阴沉的脸色起了点作用,虽然当地有闹洞房的习俗,但她没受到什么打扰。不过,被请来当伴娘的刘菲闺蜜就没那么幸运了。 尽管提前打过招呼,声明绝不能“逗伴娘逗得太狠”,婚礼当天,两位伴娘还是受到了一点小惊吓:前来道贺的一群男性朋友直接拽住两人的腿和胳膊,将两位伴娘拖起来往床上扔,后来则干脆直接要将伴娘扔到伴郎身上。 因为怕被拉开后开的玩笑更大,两位伴娘一直紧紧的抱在一起,但还是瞬间就被挤到墙角。 刘菲站在一边看着,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别扭,甚至做好了随时冲上去制止的准备,“因为伴娘的家乡也有‘闹伴娘’的习惯,没有当场翻脸,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”。 这在她所见的“闹伴娘”之举中还算不得最过分。大概是2006年,她的年纪还小,姐夫的战友结婚,新娘一方找来了好几个伴娘,刘菲也混在看热闹的人群中。 “那些人当场就把伴娘从洞房里拽出来,拉到另外一个卧室,所有人也跟着转移到这个卧室中。”刘菲用“有点野蛮”来形容“闹伴娘”参与者的举动,“开始还有人说要扒掉伴娘的衣服,但后来可能是考虑到伴娘全是未婚女孩,就没有那么做”。 最初,这些人对伴娘只有一些搂搂抱抱的简单动作,要求姑娘点烟、做做游戏。随后,“闹伴娘”开始升级,“兴许是‘玩嗨了’,不知道是谁拿来一盒生鸡蛋,抄起鸡蛋直接从胸口扔进伴娘的抹胸礼服里,然后顺手一压,鸡蛋就碎在里边了”。 “震惊,特别震惊。”聊起当年目睹的“闹伴娘”,刘菲的声音有些抖,“伴娘也没办法躲,一群人就那么一拥而上了”。 随着柳岩在包贝尔婚礼上当伴娘”被闹“一事的持续发酵,网友纷纷谴责伴郎团与新郎包贝尔。2016年4月1日傍晚,柳岩以录制视频的方式在微博回应此事,称“婚礼是应该被祝福的”。柳岩微博截图。 “闹伴娘”闹得究竟有多狠?除了此前网上热传的多个“闹伴娘”视频外, 2013年,出现“泰安伴娘事件”,当时只有16岁的伴娘衣服被扒光,事后涉案人员则受到了法律严惩。前不久,女艺人柳岩当伴娘也被“闹”了一次……由此可见,刘菲的所见所闻并非孤例。 值得深思的是,尽管舆论对这种陋习几乎是一边倒的批评之声,但“闹伴娘”的事例依 旧会时不时地被曝光。近日,仍有媒体报道,有一位女士担心当伴娘时遭“整蛊”,要求签“禁闹婚协议”才肯出常 具体到刘菲所在地区,她说,“闹伴娘”的习俗仍然有,甚至存在着一条与之有着密切关系的“生意链”:为了预防“闹伴娘”时出现的种种风险,当地新娘流行不再找闺蜜、姐妹来当伴娘,而是通过婚庆公司雇佣一些年轻女孩子充当。有的是高校在校女生,更有甚者,或是一些陪侍人员。 “我结婚的时候,我的化妆师问我是不是需要雇两个伴娘,我拒绝了。”出于好奇,刘菲还是问了问当时的“市场价”,“化妆师当时说,最初是一天两三百,现在涨了,一天能到四五百。这些受雇的女孩子也觉得很正常,跟做其他兼职没多大不同”。 应记者请求,刘菲联系了当年那位化妆师,通过她询问现在兼职“伴娘”的“行情”。刘菲提供的聊天记录截图显示,对这个问题,某婚庆公司工作人员回复称,一般都是陪侍人员充任,至于价格,则是“500-1000一次”。 “我们这儿结婚的时候,新娘新郎会跟来宾说明,伴娘是自己的好朋友还是雇来的。如果知道了是雇来的,去‘闹’的人会更加随意,不会顾忌姑娘的面子。”刘菲语气里有一些无奈,“有时候闹得太厉害,就是雇来的伴娘也会觉得非常受伤,宁可不要钱也要走,或者事后要求酬金加倍”。 记者本人也特意致电衡水当地的一位私人跟妆师,称需要“雇伴娘”。跟妆师表示“雇伴娘”一事确实存在,“大部分是找的大学生、比较开放的小姑娘,大概(一次)300到500。原来也有雇小姐的,但是现在很少了,价格也没有1000那么高。如果说有,特别漂亮那种有可能”。 “其实只要事先沟通好,一般不会对伴娘闹的太过分,闹出事儿来谁也担不起责任。”这位跟妆师表示,除非来的朋友特别爱闹。 “头两年是有那种闹得很凶的,现在文明多了,”她说。
发表于